您现在的位置: 香港挂牌之全篇 > 香港挂牌之全篇 >

香港挂牌之全篇

杰西·利弗莫尔传奇的一生!

发表时间:2019-09-07

  利弗莫尔有一头金黄头发,蓝眼睛,身材瘦削。他不修边幅,西装老是皱巴巴的,领带歪打着。这个英格兰人的后代嘴里总是叼着香烟,一天要抽掉10支哈瓦那雪茄。下面这张照片拍于1929年华尔街证券交易后,Jesse Lauriston Livermore获利1亿美金巨额现金!

  1877年07月26日,杰西·劳伦斯顿·利弗莫尔(Jesse Lauriston Livermore)生于美国麻州,家境穷困,父亲在新英格兰务农为生。生活现状不能满足年幼的利弗莫尔。父亲要他辍学,子承父业,才十四岁的他,选择了离家出走,去寻找一种可以改变现状的生活!

  14岁的利弗莫尔孤身一人启程前往波士顿,口袋里只装着母亲给的几块钱。他在Paine Webber公司找到一份抄黑板的差事,工资微薄,每个星期才领六美金!Paine Webber雇有行情收报员,坐在营业厅,行情收报机的股票报价一进来,就得尽快扯开嗓门大喊。利弗莫尔的新工作,是一听到报价喊出,赶紧将数字抄写在大黑板上。黑板盖满了这家经纪公司的整个墙面。

  利弗莫尔很快就能应用百分比来表示价格的起落。他也开始作笔记,把抄黑板时抄到的数字记下来,而且很快就发现,里面有一些型态跃然纸上。他在像日记般的笔记簿里记下几千笔价格变动,埋首研读它们,寻找那些特殊的型态。

  那时,波士顿有许多用顾客资金做买空卖空交易的投机商号。这些店面的柜台简直像赌场,下注的赌客在这里对股票的价格变动打赌。这些顾客自以为能测出各种货币和各种股票指数的涨落。当你按每点多少钱下注,如果股票指数上涨,你就赢了;但是如果指数下跌10个点,你就赔掉下注数的10倍。利弗莫尔的第一笔交易,是和朋友一起做的。他们在一家空壳证券商(Bucket Shop,译注:空壳证券商是指不诚实且未登记的证券经纪商,利用客户的资金,投机性买卖股票和商品,或者接受客户下单买卖,却未透过交易所进行交易)下单买卖。他们凑了五美金,买百灵顿(Burlington)的股票,利弗莫尔查了他的笔记簿,看了它最近的交易型态,相信价格一定上涨。所以说,他在15岁的时候第一次买卖股票,而且最后分到3.12美金的利润!之后利弗莫尔持续交易了几个月就赚到了人生第一笔1000美金。当利弗莫尔把一沓现金摞在他母亲面前的时候,他母亲的眼神中充满了敬畏。她说想让利弗莫尔把钱存到银行去,免得利弗莫尔禁不住诱惑;他母亲说从没听说过哪个15岁的孩子能空手赚到这么多钱;她甚至不相信那是真钱;她常为此担忧、发愁。但对利弗莫尔来说,只要能一直玩,证明自己的预测是对的,别的也就无所谓了。用脑子做正确的预测,这就喜欢做这个。如果买了10股,结果证明是对的,那么买100股利弗莫尔就10倍正确!利弗莫尔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孩子,现在每年母亲节的时候,利弗莫尔证券也会给长期活跃交易的老客户们赠送特别的母亲节礼物,让客户们也记得时常孝顺父母,百善孝为先,常回家看看是对父母最温暖的爱。

  在数字方面的天赋和在指数赌博活动上的特殊本领,使利弗莫尔赚进很多钱,但损害到空壳证券商的利润,20岁那年,波士顿和纽约两地的空壳证券商都下达禁足令,不准他进场买卖,但他依然来回涉足两地的空壳证券商,如果在某座城市被发现,就跳到另一座城市去操作。由于操作十分成功,有人称他是「拼命三郎」(The Boy Plunger)。空壳证券商不想和他扯上关系,更不希望看到他用赢钱的操作手法,从他们的号子不断把钱掏走。

  利弗莫尔踌躇满志,决定前往纽约,操作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股票。毕竟,那里是群英荟萃之地,他准备在这个广阔的天地里一试身手。他选了一家证券经纪公司开立账户,用2,500美金当本钱。以前在空壳证券商操作股票,账户里的资金一度高达一万美金。好不容易赚来的利润慢慢赔掉,利弗莫尔尝到苦头,终于晓得操作不见得一直那么容易。因此,他开始分析自己犯下哪些错误,造成亏损。详细分析过去的错误,成了利弗莫尔日后十分重要的成功特质。这也是他最佳的学习工具之一。

  利弗莫尔并没有在纽约扬名立万。六个月内,不但赔个精光,还向证券经纪公司融资500美金。他带着这笔钱回到空壳证券商捞取赌本。他发现,空壳证券商一向立即报价,纽约则延后报价。他那时的作法,是根据实时报价,迅速交易。两天后,他抱着2,800美金回到纽约,并将500美金还给经纪公司。不过,回到纽约后,他发现操作起来还是比他想象困难得多,依旧只能勉强打平,只好最后一次重回空壳证券商。利弗莫尔掩饰身分进场操作,账户里面的钱果然很快增加到一万美金。就在这个时候,空壳证券商的老板终于又逮到他,永远禁止他进门。

  1901年,股市展开强劲的多头行情,利弗莫尔在纽约操作纽约证交所挂牌的股票,做多买进北太平洋(Northern Pacific)公司的股票,一万美金转眼间变成五万美金。接着,他认为股市就要短暂回调,于是建立两个空头部位(先向经纪商借股票卖出,再以较低的价格买回,赚取其中的差价),想不到已经到手的利润很快全吐了回去。这两笔操作虽然赔钱,但他原来的看法是对的,可惜因为成交量庞大,造成延误,股价一反转,马上就赔钱。

  这个时候,他也发现了时间要素。股票交易的时间要素,是指操作时务必保持耐性,时日一久,一定有所获。这和人生中大部分的努力没有两样。它的另一层意思,是指了解股票是怎么交易的。空壳证券商的时间要素非常短暂且紧迫,因为它们的设立和经营方式,赌博成分比较浓厚。纽约证交所的时间要素,则延迟较多,不是立即成交。另外,在纽约证交所买进股票,真的就持有一家公司的股份。纽约证交所的运作方式和空壳证券商的经营方式,有时间上的差异,所以市场参与者必须对未来的时间做出更多的反应。这便需要保持耐性。多年后,耐性成了利弗莫尔的一大特质,好几次操作更因此而大赚特赚。时间要素也向他证明:股票投机成功之路,得走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市场参与者不会一夕致富。他对这件事深信不疑,因为他手上的资金,已经上下来回好几趟。

  经验日积月累,他的策略开始开花结果,到了30岁,操作起来更为得心应手。1906年底,市场的上升趋势难以继续维持,利弗莫尔将策略用在放空上,随着价格下跌,空头部位的规模愈来愈大。1907年的空头市场初期阶段,他的放空操作获利十分可观,不到31岁,已经当上百万富翁。

  在1906年,一夜之间他由于干得漂亮而大发,成了大富翁。那时,他和一个女友在大西洋城——那里的舞厅或许可以说是东海岸最时髦的聚会场所。利弗莫尔偶然走进一家经纪厅,到里面匆匆看了一眼。那时股票正在上涨,是一个确实无疑的看涨市场。其中有一家公司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它的股价高得很,而他认定那股票会下跌,就提出要卖出3000股。那股票却继续上涨,他在第二天又卖出2000股。

  那天是4月18日,利弗莫尔统共做了5000股空头,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的股票仍然居高不下。就在这一天,旧金山被一场地震毁掉了。铁路大乱,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的股票一落千丈,傍晚未过,利弗莫尔已经成了百万富翁。

  利弗莫尔看准了1907年的崩盘,10月24日轧平和回补空头部位,一天之内就赚进300万美金。1907年10月,最具影响力的金融家摩根(J.P.Morgan)注入必要的流动性到市场,维持市场继续运转不坠,把华尔街从近乎崩溃边缘拯救回来。J.P.摩根甚至亲自直接向利弗莫尔致意,请他停止放空。连大名鼎鼎的J.P.摩根,也承认利弗莫尔在市场上呼风唤雨的力量,可见利弗莫尔在华尔街的声名和影响力之一斑。到这个时候,利弗莫尔确实成了华尔街上的知名人物。利弗莫尔发现,大钱要靠市场大波动来赚取。他的空头部位在1907年的股市崩盘大捞一票,因此赢得「华尔街大空头」(The Great Bear of Wall Street)的称号。在那些赚钱的年头里,利弗莫尔一再表示,他相信必须坚持做股市分析,这是操作成功缺之不可的要素。

  1907年一役后,利弗莫尔就和J.P.摩根缔结了深厚的友谊,互相欣赏,虽然后来J.P.摩根控制的券商J.P.摩根和杰西·利弗莫尔控制的利弗莫尔证券都贵为顶级券商,但双方业务长期互相尊重,J.P.摩根以保荐投行业务为主,利弗莫尔证券以证券交易和承销业务为主,这也传承了利弗莫尔杰出的证券交易天赋!

  利弗莫尔也有运气不好的时候。1908年,他在一场棉花囤积投机中,赔掉了100万美金。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他在钢铁和汽油上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他正确地判断美国会从战争中捞取好处,促使工业繁荣起来。在那段时间里他做多头。在停战协定签订的时候,他又转做空头,因为他知道回国的士兵必然失业,那就必然搅乱过热的经济。

  征服股票市场之后,利弗莫尔也挥军直击商品市场(commoditiesmarket)。他和当时人称棉花大王的帕西·托马斯(PercyThomas)搭上线。不过,利弗莫尔开始和托马斯往来时,托马斯已经因为几次操作不顺,失去所有的财富。不幸利弗莫尔这时的耳朵是用棉花做,因为他看重托马斯以前操作得很成功,仍然被视为棉花界的传奇人物。托马斯说服利弗莫尔建立棉花部位。利弗莫尔很快就发现,他的棉花多头部位损失惨重。这次棉花交易,赔掉以前获利交易赚进的几百万美金,主要原因是他打破了早年花很多时间好不容易发展出来的许多市场操作守则。利弗莫尔违反了独自操作,不轻易听信他人之言的守则。他也违背迅速认赔出场的守则,继续死抱赔钱的部位。这次的经验,令他情绪激昂,为了把钱捞回来,不顾一切拼命操作,结果赔得更惨。利弗莫尔现在深陷债务之中,债权人多达好几位。他意气更为消沉,开始失去信心,而这种心理状态,是股票交易人的杀手。利弗莫尔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操作才恢复获利。

  1917年,利弗莫尔恢复了在华尔街的显赫声誉。1917年5月13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说:「华尔街浮夸不实的交易人退场:目前的投机客和以前煽风点火的市场炒手比起来,更像是学生和经济学家。」这篇文章特别提到利弗莫尔和巴鲁克,并且进一步点明他们是市场大户,也是华尔街上深具影响力和成功的股票交易人。

  虽然,证券交易委员会早已对空头作出种种规定,可是在那时,利弗莫尔是个做空头的特大户,以致于只要仅仅谣传他卖空就会使某一种股票下跌。

  利弗莫尔的办事处在纽约第五大道730号Heckscher大厦的顶楼第18层楼上。利弗莫尔特别喜欢顶楼,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利弗莫尔证券在中国香港的总部也是在长沙湾大厦的顶楼。当年Heckscher大厦楼下的看门人领了他的钱,所以当利弗莫尔不想见的来访者来访的时候,看门人就说:这里从来没有一个名叫利弗莫尔的人。如果来访者是应约而来,看门人就会查看利弗莫尔预订的来访者名单。来客到达利弗莫尔的房间门口,又会有一名保镖来作安全检查。房间里头大约有60人在照看电话、电报以及股票行情自动收录器。他们还有反映最新价格的大块的股市行情栏。这里是那个时代最精致复杂的指挥部,它向利弗莫尔提供股市动向的最新内部情况分析,还提供整个华尔街的情况和最新的消息。

  从1928年冬到1929年春,多头市场全力奔驰。利弗莫尔一路作多,获利可观。他接着开始留意市场的头部是否将形成。1929年夏初,他轧平所有的多头部位,改为逢涨必卖。他也认为市场已经涨过头。他看到市场大涨之后,开始出现横向移动的交易型态,一改原来的激升走势。他开始往空方派出探子,探查情势。在整个20年代里,利弗莫尔在股市大做多头赚钱。但是到了1929年,胡佛当上总统时,利弗莫尔感到,这个国家经济的不确定性,使得股票市场出现他从没见过的状况,简直好到难以相信的程度。3月份的某一天,他做工业股票空头,然后转向铁路,当传言说他要在这里拼一拼的时候,他已转向石油公司股票。第二天股票大跌,他买进卖出股票,在这一场3个小时的出击中,他捞进了20万美金。

  在1929年的整个夏季直到秋天,美国经济持续高涨。人们都把这个时候叫好时光。注入华尔街的资金越来越多。以前,资金主要是从欧洲流入,但眼下英国投资者在工党政府治理下,拼命维护自己,英国的钱流入美国股市的速度已不那么快了。尽管如此,钱仍从美国的各个角落涌向华尔街。股票市场成为全国性的消遣娱乐场所。进入股市的入场券不过一份报纸的价钱。由小赌客们组成的大军,从银行里提出他们的100美金、200美金或300美金的存款,投入股票市场。

  但是利弗莫尔并没有像众人那样盲目乐观。他竭力要从这种经济大好形势中看出真情,于是努力搜阅金融报刊,并把自己的情报来源和报刊上的分析相互比较。利弗莫尔预测出美国的工业即将走入困境,美国的银行业也即将走入困境,若不经一番风雨折腾,美国经济就不可能繁荣发达起来。

  利弗莫尔相信,美国的股票市场将会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最大熊市,股市指数将会暴跌。

  1929年9月来了首次信号。这时候利弗莫尔从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英国人正为他们的货币担心。英国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哈特雷金融诈骗案。消息传到美国,利弗莫尔对于英格兰银行为何不采取补救措施大惑不解。或许他们不救是因为无能为力吗?困惑不明的利弗莫尔要他的英国间谍探明情况。间谍们通知利弗莫尔,英国银行准备提高利率。利弗莫尔还得知,美国联邦储备银行也打算把利率提高1个百分点。利弗莫尔判断,银行利率一提高,许多人就把钱拿去存银行了,这么一来,股市的资金就会大大减少。而且,接着就会出现抛售股票的浪潮。抛的人多买的人少,看来股价必定下跌无疑。

  与此同时,利弗莫尔了解到有个名叫巴布森的经济学家,3年来连续在全国的商业会议上作演说。他知道巴布森跟自己一样,是个股市空头投机家。实际上在过去2年里,巴布森就预言经济的黑暗时期要到来。1928年巴布森在一次会议上说过,如果人史密斯当上总统的话,就会把人们带进经济萧条。然而那一年史密斯和人并没有上台,上台的是胡佛和共和党人,于是巴布森的警告就被人们当成耳旁风了。精明的利弗莫尔通过各种剪报分析,发现巴布森的警告对他有利用价值。

  利弗莫尔命令他的下属守好电话机。全国的报社都得到小道消息,说巴布森要作一场重要演讲了。一当报界引起警惕,而且所有的轮子都转动起来,利弗莫尔立刻走进股市,通过全国各地友好的经纪人着手卖出股票。利用巴布森在讲台上的讲演,利弗莫尔统共卖空股票30万美金。

  巴布森对一大群记者说: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生一场大崩溃,那会使得主要股票遭殃,并将道琼斯指数下降60至80点。此后不到半小时,各报社记者都通过电话向编辑部发回消息:经济学家预测股市将下降60至80点。

  几乎所有的美国下午报纸都报道这个消息。几乎每一家美国电台都广播了这个消息。

  直到收盘之前利弗莫尔都不停地卖空。这时候就有别的经济学家出来驳斥巴布森的观点。第二天上午,利弗莫尔突然把他的交易地位变换,买回了他所卖出的股票。利弗莫尔只因为判断准确,抢先了一步而处处占了主动。果然,几天之内股市又恢复原状,平安无事。利弗莫尔从中大大捞了一笔。

  10月份来到了。10月24日,星期四,股市价格狂跌,头一场爆炸把股市炸得粉身碎骨。10月29日,股市依然狂跌不止,第二场爆炸把股市炸得寿终正寝。许许多多的股票持有者,眼睁睁看着手中的证券成了废纸,财富随着股市的惨跌化为乌有。

  可是,利弗莫尔这个股市的投机家,和少数几个人一样,早已脱手了,他正喝他的香槟酒。

  利弗莫尔拥有的财富,足够他挥霍好几辈子了。但他像个赌红了眼的赌徒一样,仍然不肯歇手,继续在股市上弄潮,乐此不疲。

  1929年,杰西·利弗莫尔在事业最巅峰的时期,成立了千万美金的杰西·利弗莫尔家族信托基金,这保证了他日常生活不会因为事业的破产而受到影响,之后杰西·利弗莫尔家族基金设立了利弗莫尔证券,家族信托基金的成立,对于当时手握1亿多美金的杰西·利弗莫尔来说是很有前瞻性的动作,当时杰西·利弗莫尔在1929年一战成名后,一些钱给了妻子,另一些钱则成立了家族信托基金,如今,流着杰西·利弗莫尔家族基金血液的利弗莫尔证券是作为世界级交易大师杰西·利弗莫尔留给这个世界上崇拜他的粉丝们最美的礼物了。

  1940年3月,Jesse Lauriston Livermore出版了唯一一本亲笔著作《How to Trade in Stocks》(中文译名:《股票大作手操盘术》),但这本书出得太晚了,在他一帆风顺的年代,这本书肯定会卖得上百万美元。可是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喜欢输家。为出版这本书,他东奔西走。但,《How to Trade in Stocks》这本书在百年后的今天风靡全球,成为了股票投资者最热捧的一本证券交易必读经典,在2017年,杰西·利弗莫尔家族信托基金旗下的利弗莫尔证券对《How to Trade in Stocks》这部Jesse Lauriston Livermore亲笔著作进行了重新印制再出版工作,利弗莫尔证券投入了很多的资源、热情和诚意,堪称珍藏版品质,同时特意将书籍定价定得很低,适合每一位证券交易爱好者及杰西·利弗莫尔粉丝们品读购买珍藏并反复感悟常看常新。

  1940年11月,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房东又来找利弗莫尔逼讨房租。他喝下仅剩的半瓶威士忌,从寓所走了出来。他在大街上转悠着,望着大街上往来穿梭的豪华汽车,望着商店橱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望着街边伸手乞讨的乞丐,他长叹一口气说:!这世界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它永远只属于富人!

  利弗莫尔走进一家大旅馆的卫生间,从口袋里掏出手枪,朝自己的脑袋扣动了扳机,终年63岁。

  利弗莫尔最后自杀是因为婚姻失败,而非破产自杀。如果你做过研究你会知道他曾经四次破产,所以破产对于他不是什么打击,并且他破产后的生活还算过的可以。1934年破产后的第一件事是与他妻子去欧洲旅行了20月,在上甲板前,他对记者说:“我希望解决我思想中的一些问题”,1940年利弗莫尔自杀的时候,他的资产依旧有500多万美金,同时还有利弗莫尔证券以及利弗莫尔家族信托基金留在这世上!

  江恩在《江恩:华尔街四十五年》中的章节“历史上的大炒家”,列举了不少大炒家的故事,其中一个就是股票作手Jesse Lauriston Livermore。江恩称利弗莫尔是个有信用的人,他虽然屡屡破产,但只要恢复元气,一定还债(包括欠江恩的钱)。《金融心理学》的作者拉斯-特维德还提到过Jesse Lauriston Livermore是如何逃过1929年大崩盘的,当时他雇佣40名“统计员”作为助手,在没有计算机的情况下,对下跌和上涨的股票家数进行计算。在他们广泛选取的1002只股票中,有614只同一时期下跌,只有338只上涨,所以尽管工业指数成份股涨势喜人,Jesse Lauriston Livermore提前感到大势不妙,这也就有了1929年利弗莫尔做空整个华尔街的一战成名作!

  1914年,利弗莫尔在经历了第三次大破产后,期间又遭遇了美国4年的经济大萧条,资本市场索然无味,也无任何赚钱效应,同时他还欠下百万美元的巨额债务。他似乎再次进入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因为当时只有一家券商能够给他一笔为数500股的交易信用额度。也就是说,对他的人生而言,只有一颗子弹,一次扣动板机的机会,非赢即输。如果他不能在这唯一的机会中,第一,看对大盘;第二,选对股票;第三,抓住时机;第四,拿出勇气。无论这四个条件中哪一个出现问题,都会造成永远再无翻身的结果。那么他或许就真的只能永远破产,然后和99.99%的人一样,永远离开资本市场。也就是说利弗莫尔要想继续存活下来,他必须要做一次成功几率高达99.99%的交易,而当时的股市却是处于一个四年经济衰退的行情,这种难度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1914年07-11月期间,华尔街闭市,进入1915年02-03月,利弗莫尔当时已经看好因大发战争财的伯利恒钢铁公司(Bethlehem Steel Corp),那时候该股股价50美元左右,但对比大盘,道琼斯工业指数当时还没有显示强度,只是领导股出现了牛角尖。利弗莫尔坚持了耐心,期间到了1915年5月下旬,道琼斯的牛市强度开始了,而在伯利恒钢铁股价于6月初开始冲天而起3周内股价到90美元以上进入了利弗莫尔早年多次成功的“过百”经验之中,在用了超过16周的时间等待大盘的强度,其中包括6周的时间等待伯利恒钢铁个股的强度后,利弗莫尔在98美元买入,而在145美元卖出,仅仅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利弗莫尔王者归来,绝地大翻盘!这是华尔街给予利弗莫尔的耐心和经验的回报,从一个破产的人,到刹那间恢复了所有的成功交易信心和股本,他用超过6周的耐心和等待,而博浪一击的成功操作仅需2天就完成了结果。由此可见,事实上对于职业投资者,心理和经验的齐缝配合才能真正找对市场的大波动方向。

  此役毕后,利弗莫尔再也没有与任何人在公开场合谈论过股票,对来自市场的任何质问均保持沉默。任何人想要进入他在Heckscher大厦办公室都难如登天,大楼管理处也从不承认有利弗莫尔这个租客在其中办公。这幢曾作为利弗莫尔总操盘控制室的顶楼,至今仍不对外开放,这神秘顶楼留给后人无限遐思。

  正是1914年当时唯一的一家券商给利弗莫尔的那笔500股交易信用额度成就了杰西·利弗莫尔人生绝地大翻盘的一战成名作,伯利恒钢铁!所以在利弗莫尔自己家族信托基金设立了利弗莫尔证券之后,有一条流传的内部规定,对于长期在利弗莫尔证券进行证券交易的客户们,如果有遇到困难需要临时帮助,找利弗莫尔证券可以授权一笔任意股票500股的证券交易信用额度,这个被称为利弗莫尔证券1914特别条约。

  利弗莫尔的强悍之处并非他拥有强大的社交资源,而恰恰在于他却是华尔街上最大的个人独立投资者,因为至死他都是独立一个人操作、一个人判断、一个人交易。他从来不需要小道消息、股市内幕或者联手坐庄。当代的股票技术法则的流派以我的多年研究发现,均是建立在利弗莫尔的股票操作手法基础上延伸出了的,也就是说他的操作体系是华尔街交易技术的词根并不为过。

  “伯利恒钢铁”毫无疑问是利弗莫尔在华尔街股票投资交易的经历中,第三次破产后是否能够再次崛起的关键点,对该战役来说,利弗莫尔是成王败寇的选择。而对于我们今天股市的操作者来说是研究最佳交易心理和时间判断的学习经验。因为对当时身无分文的利弗莫尔来说,这是他唯一的机会,这对于我们当今的股市操作者来说,如果理解了这点,那么我们就已经处于不败之地了,接下来只是让时间来证明你的勤奋与天赋是否能在资本市场上大放异彩,而事实上这也是任何实业家和企业家所应该读懂的事实。

  所谓市场的重心,事实上并非是权重股对市场波动的主导,而是领导股和领导板块对资本市场前瞻性的主导,因为资金趋利总是在资产增值速度最高和最快的企业中先入为主。伯利恒钢铁的背后其内涵是让我们搞清这样一件事情,当你只有很小的一笔钱、只有一次只许成功、不能失败的创业条件下,你怎么才能用摆在面前哪怕是最小的仅有的一次上帝给予我的机会,通过时间的把握,将其放大到对自己最大概率的有利机会下为自己创造成功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一颗子弹,一次板机,你怎么能够保证用99%的概率击倒对手,赢得自己存活的生存之战。

  我经过研究1886-1996年间,美国所有4年涨15倍的大牛股,都是以30度的仰角开始启动,大飚股随后以60度的仰角开始上冲。而能够在4年中涨幅高达30倍的股票,其特点就是股价开始腾飞的启动与火箭升空无异,仰角超过80度。当年的利弗莫尔能够在伯利恒钢铁上博浪一击的成功关键无疑就是他在等仰角超过80度的飚股的凝聚力形成。那就是他要100%地精确把握住了这个让飞机从地面能够腾空而起,并且不断加速上升的关键点。

  后来我有些奇怪,为什么利弗莫尔当时不是最看好同样是钢铁股的美国钢铁US Steel呢?因为当时的伯利恒钢铁无论从规模和产能上均无法于美国钢铁公司所比。为此,我找出了美国钢铁公司和伯利恒钢铁公司从1912年三季度至1914年三季度的纯利润,并用对数坐标加以计算,发现两年中,伯利恒公司的盈利加速度已经从6.5美元一股飞升至28美元。也就是说两年不到,公司的纯利润加速上升400%以上。而股价始终维持在40-50美元未动,六合现场开奖结果,其原因不是公司的盈利问题,而是美国在一次大战前夕的4年中处于经济循环的萧条中,是市场低迷的人气大大地压抑了股价应该展开的大牛走势。

  而同期的美国钢铁公司虽然盈利也在继续上升,但其加速度和二级市场的供求方面,明显伯利恒钢铁公司是中型成长股,而美国钢铁公司已经是大型企业,利润摊薄后的加速度完全无法和伯利恒钢铁公司比较。我从复原后的伯利恒钢铁的股价走势图中可以看到,利弗莫尔从看好伯利恒钢铁上涨之时开始选股,在耐心地等待和观察中煎熬等待了超过6周的时间,于自己完全确认该股要继续上涨的时候开始操刀买入,一击成功。

  利弗莫尔在1915年这个生死存亡的关头,并不是头脑发昏,立刻回到股市去拼杀博弈。他恰恰做得是先强调和恢复自己理智成功时候的经验和记忆,当他从新回到正确之路,在运用了绝对收益率的成功概率重要性的同时。他的意志告诉了自己,交易者是完全不能赌不合理或不能驾驭预期尚未发生和展开的事情。无论个人有多么不理性的做多信念,个人始终是无法推动或者展开尚未启动的不能预期的事情。而一颗子弹、一次扣动板机就必须要在立马开始就斩获对手,其做法就只能在预测可能性并执著耐心等候可能性成为事实,并在事实进入展开刹那的那个时间开始出手。

  在人类奋斗的每一个领域,永远都只有极少数的人出类拔萃非同寻常!利弗莫尔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是一个孤独的人,一个沉默而神秘的人;他是投机领域中的天才,是华尔街的一个传奇!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波士顿一家股票经纪行抄写小黑板,每周薪资1美金,利弗莫尔从15岁开始股票交易,不到30岁,就身价百万美元;他正确预见了1907年的市场暴跌,其垄断了当时的整个商品市场,并在一天内净赚300万美元;实际上,当时美国的每一蒲式耳棉花、玉米和小麦都有他的一部分!在暴跌中,大银行家J.P.摩根亲自恳请利弗莫尔停止在市场上买空卖空,以便挽救处于窘境颓废的美国经济。在1929年,利弗莫尔又一次天才地进行证券交易,利弗莫尔以一人之力战胜了整个华尔街,赚了整整一个亿美金,要知道当年美国全年财政收入也才约42亿美金,当时的1亿美金相当于现在的1700多亿美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